寶寶要嚶嚶嚶了!

☆灣家。
☆清水派。
☆大學狗。無限期裝死。
新細明體9號字是全世界。
只是個放同人的地方。
本家是FC2。
請多多指教。

【劍三】沒時間隨便打的小段-1(丐幫)

  任何的文字都無法精確的描摹出戰爭的殘忍,但終其一生都不會知道這種事實,本身就是一種無知的幸福。

  烽火過後的小鎮甚至連狼藉都算不上,便歸於一片蕭索的死寂。再無任何回憶中的生機與純樸,那些片段的記憶如同前塵舊夢,他怔楞了片刻。一切恍如隔世。屋瓦的殘骸、焦枯的樹木、無數難以辨識的殘肢與地上乾涸的血跡與隱隱瀰漫的屍臭無不提醒著他唯有此刻才是真實。

  李緣嘆了口氣,他終究是又慢了幾步。縱使有逍遙遊,提著一種盲目的堅持,連夜趕路,也還是錯過了時機。

然而生在亂世之中卻也不知道該怪誰?受人操縱而昏庸盲目的帝皇?以權力一葉障目的內臣?怪了,又有什麼用呢?到還不如笑著感慨這命實在是夠賤,胎投得太...

2016-05-01

【百合】畢業典禮-2

  一直到高中進入了女校,李文緹才第一次嘗試像常見的女孩子那樣,結伴──或是說陪伴朋友去上廁所。儘管她並沒有特別授意自己去做什麼,事發過程的心態和時機都很巧妙的形成了條件。

  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她很久以前,大概也沒有多久,還曾在一旁嗤笑這種舉動的愚蠢,如今,她自己倒是先成了從前訕笑的對象。她靠著外頭的牆邊用手背粗暴地搓了幾下鼻子,心中浮現莫名的奇妙感。

  一定是因為非常喜歡對方,所以連上廁所這樣短暫的分開,都會覺得是一種浪費吧?

  “喂──你好了沒?”李文緹扯開嗓門朝著裡面大喊。打住。她在心中對著自己說道,現在馬上停下腦中的胡思亂想。

  “快好了!”趙靜瑜的聲音被門板分散開...

2015-04-03

【百合】畢業典禮-1

(流れる季節の真ん中で ふと日の長さを感じます)


  六月份的空氣是黏滯而略帶溼氣的悶熱。當第一次的鐘聲響起時,下課的學校四樓走廊上被溫度與零碎的話語翻攪著,醞釀成一種浮躁的不安。

  李文緹手上還抓著還沒來得及紮好的馬尾,踩著鐘聲響起的那刻奔出教室門外。

  十八班。距離趙靜瑜所在的四班,要隔了兩層樓。

  一口氣跳下三階台階後,她伸出空出的左手,駕輕就熟地借著拉住扶手的力量來了一個流暢的迴旋。她忍不住在心底對著自己嘆了一聲“完美”,接著乾脆直接任由頭髮披散著,側坐在扶手上沒有任何猶豫地滑了下去,最後藉著衝力連貫了一個跳躍,毫無破綻地落在二樓樓梯口前。

 ...

2015-03-31

【全職】減肥這檔子小事【葉修中心】

  葉修站在街口上,看著滿街身材標準的行人,覺得今日挺心塞的。

  事情的起因得從前段日子陳果買了個新的體重計開始談起,據說這是為了更加有效控管身材,雖然他覺得陳果會一如往常,三分鐘熱度個幾天就忘得乾乾淨淨。

  顯然陳果也考慮到了這點,這幾天總趁著日常基礎訓練間的休息時間,和隊上女孩們嘰嘰喳喳地。從她們談話間隱約的“運動”“規律”“飲食調節”等關鍵語彙,不難猜出她們打算一起減肥──女孩子家家,有句什麼曲啊詞兒的來著,一生愛好是天然嘛。一臉不干我事的樣子,葉修順手抓起不知道被誰扔在桌上的銼刀,自顧自地磨起了爪子來。

  不過這次老闆娘可真是學乖了,居然還準備拖幾個小伙伴一起下水。一邊感慨...

2015-03-27

【全職】一剪梅/煎熬【高喬】

  (此情無計可消除)

  “……”

  自從那天在H市和一帆互相袒露並確認心跡,也已經有好幾個年頭了。

  而好幾年便足夠發生很多事情,比如說他們都接下了隊長的職務,又比如說互相做為主客場時,他們私下有閒時便會相約享受一整天的時光。長距離戀愛在交通方便甚至是網路時代似乎一直也構不成什麼太大的難題,但他私下更喜歡那種兩人肌膚相貼,耳鬢廝磨的溫存。只有這時他才會感到一時的滿足。

  有時高英杰會攤開掌心盯著看,好似要瞧出個什麼名堂來,然後握緊,接著再次攤開,又握緊,如此反覆循環著。這是個習慣,開始的時間甚至比他擔任微草的隊長還要久。如果最初這習慣還會伴隨著難以克制的傻笑,那現在則是無數個...

2015-03-15

【HxH】無題-4(完)【微早戀組】

  晚上的接風宴十分簡單,在享用過一頓豐盛的食物,奇犽和亞路嘉雙雙打理完自己後便早早地躺上了床,亞路嘉沒過多久便沉沉睡去,然而,奇犽卻是輾轉難眠,而這其實已持續了一段時日。出於長期培養的習慣,奇犽已經習慣淺眠,任何一點動靜或是危險的氣息都可以讓他瞬間清醒,但這幾日卻並非如此。

  他不知道究竟是為什麼。

  他雖然心思細膩,但也絕非思慮太重之人,平日幾乎不會失眠,僅有少數時候,譬如說情緒高昂、或是極端警戒時,才會安不下躁動的心。他很確定現在的自己並不是處於這種狀態。好像有什麼東西梗在心口,可他又說不上來是一種怎麼樣的微妙感覺。奇犽試著溜出房外的懸崖上散心,但失望地發現此舉的徒然,只好重新躺...

2015-02-21

【HxH】無題-3【微早戀組/兄弟中心】

  另一方面,奇犽和亞路嘉也抵達了目的地。將亞路嘉背起後,奇犽一溜煙地順著樹幹跑到了支幹,從這裡眺望,整座鯨魚島毫無遺漏地納入他們的視野,在橘紅陽光的渲染下,幾戶人家冉冉升起的炊煙顯得無比平靜。一時,他們甚至有了歲月靜好──他人習以為常,而他們畢生也未曾體驗過的錯覺,兩人便沉默地在樹上看著太陽漸漸地隱沒在海平面之下,直到亞路嘉突然出聲打斷這股令人心醉的氛圍。

  “哥哥。”

  “什麼事?”

  “你很喜歡這裡。”奇犽注意到亞路嘉用了陳述句而非疑問。

  “嗯,當初小傑帶我來這裡,米特阿姨對我說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他們都對我非常好。對我而言,這裡才是我的家。”

  亞路嘉沒漏看提起家...

2015-02-21

【HxH】無題-2【微早戀組/亞路嘉中心】

  被軟禁在揍敵客家,也許用監獄來形容會更恰當些,亞路嘉知道自己被剝奪很多重要的事物。所有生於這個家族的人,無論自願與否,總是被迫要喪失什麼。而奇犽正是他少數可以獲取的管道,長年相處,足以讓他知道很多事情。他知道奇犽總是把黑暗的一面竭力地隱藏起來,希望可以讓自己見到最正向的一面──他怎麼會不知道呢?黑暗世界早已對著他無數次地伸出鋒利的獠牙,那讓他很早就有了深刻的理解,他或許才是整個家族里曾真正窺視過其中全貌的人。正因如此他才捨不得放開奇犽的手,只有和他在一起時,他才會確實地感受到哥哥與弟弟/妹妹之間屬於親人應有的牽絆。

  這種感覺對他而言,有點陌生,但也有種無法明說的熟悉。或許這就是家?...

2015-02-18

【HxH】無題-1【微早戀組/奇犽中心】

  接近目的地的同時,海風也開始變得令人懷念,甚至有股親近感。真是有些不可思議啊。他想道。

  坐在甲板欄杆上的奇犽眺望著船身行駛過被激起又隨之碎裂的浪花,將左手上的溜溜球不斷地拋出再拉回。

  有些地方雖然只曾踏足一次,卻會立刻覺得好像另外一個故鄉。就像認識一個人那樣。

  人們將這種情況稱為一見如故。若真是那樣,奇犽將又一次被扯回的溜溜球塞回了口袋,那一定就是因為它擁有所謂的安心感。

  但與人熟識是一種持續而緩慢的漸進過程。好朋友就像是一本好書,雖然奇犽曾聽過這樣子的說法,但他沒時間讀書,也不怎麼讀書,所以這句話對他而言頂多算是個狗屁。

  他連該如何評判一本書的好壞可能都有點...

2015-02-14
1 / 2

© 寶寶要嚶嚶嚶了! | Powered by LOFTER